西安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新能源

三界好公仆第章替本官把那凹凸曼抓了营养

时间:2021-01-13 来源网站:西安汽车网

三界好公仆 第32章 替本官把那凹凸曼抓了

“你先下山,我去方便一下,别等我!”

次日一早,于乐拉着二蛋下山。刚出村子未久,却见祥云聚拢过来!

难道在二蛋面前表演一个原地消失?

于乐惶急中,把装了核桃的编织袋往二蛋脚下一扔,撒腿就跑。

那祥云果然跟着于乐快速移动,一定要把目标捉住并送达目的地,莫非这是祥云快递?

二蛋目瞪口呆地盯着于乐的背影,却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祥云只有于乐可见。

“我等你呗!”二蛋也放下了肩上的编织袋,一屁股坐在上面,鄙夷地望着拐进山谷的于乐,“还真是懒驴拉磨屎尿多……”

昨天的订单更多,有十二个包裹共一百斤核桃,还卖出了一单大枣,所以两人分开来扛着下山。

五分钟过去了,于乐还是没有回来。

二蛋皱着眉头看向那边山谷,“切!我不等你行吗,两个编织袋我怎么抗!”

这些年藏马山倒是很少看见狼了,据说也有人遇到过,堪堪逃脱了性命。

这大冷天的,山里也没有东西吃,狼会饿急眼的。

还真是越等越冷。

二蛋把手臂拢进袖子里,缩成一团,睡着了……

“呔!兀那凡夫,且站好了!”

祥云散去时,于乐身处一座公堂内。

公案前有一古装官员负手而立,身着大红官袍,头戴黑色冠冕,凶巴巴地瞪着于乐。

于乐嘴角抽抽。

是我站得不直吗?

这位官员的个头不到一米半,后背还佝偻着,脸上绒毛甚重。

偏偏一脸的严肃,莫名就有了喜感。

没等于乐反应,那官员却已解除了庄严肃立的状态,“噌”的一声跳上了公案,半蹲在那里,伸手挠了挠腮部,看样子是痒痒得不行。

沐猴而冠?

于乐不由自主地就想起了这个成语……

“不知是哪位上仙当面,召唤某家所为何事?”于乐恭谨地抱拳行礼。

对了,要有礼貌,更要不卑不亢。

嗯嗯,我肯定是有底牌的……

“本官乃御马监正堂管事是也!”那官员斜睥着于乐,脸上分明写着“你怕了吧?”

“啊?”于乐果然怕了,险些一个跟头摔出去,脸皮抽得飞起,“您……齐天大圣?”

御马监,猴面猴形,妥妥的弼马温啊!

齐天大圣孙悟空可是于乐心目中的大英雄呢。

怎么瞧着有点猥琐呢?

大圣爷,您不带这样的,太毁童年了……

弼马温一刻也不安定,说话间就换了好几种姿势。现在是侧卧在公案上,单手撑着脑袋。左腿伸直了,右腿曲起折了个三角形……

“大圣乃是我家先祖!也是弼马温一职的祖师爷!”弼马温双手抱拳朝天举了举,态度倒是亲切了些,挤眉弄眼地问道,“你一凡夫,居然知道大圣爷?”

“华夏儿童都以美猴王为偶像,长大以后也有一个大圣梦。”于乐真诚地说道,“不过……”

“不过什么?”弼马温刚才换成了踞坐,下一刻就蹿到了于乐跟前,已经是怒形于色。

个头不够高,我长!

于乐眼睁睁推出的新产品却与上一款热销产品并无太大差别。地看着弼马温“噌噌”地放大,就跟正在充气的气球一样。再看弼马温时,就由俯视变成了平视,充气结束时又变成了仰视。

一脸的金毛也更加茁壮了……

“不过近年来洋文化入侵,孩子们不是最喜欢孙悟空了。”于乐一脸的沉痛。

“可恶!那洋文化是谁?”弼马温眼里凶光大放,不停地蹦来跳去。嘴里还嗤嗤地冷笑,就跟放气似的。

“洋文化就是……”于乐嘴角抽抽,貌似鸡同鸭讲?

月老太太上一回下界还是大宋年间,弼马温在天庭公职序列中不入流,恐怕更是没有下界的机会。

“对了,东洋人,也就是倭国,他们出了一个凹凸曼,洋文化入侵!”于乐赶紧对付。

“小小倭奴也敢造次?!”弼马温很爱国,甚至有点大国沙文主义。说是种族主义就有点不妥当,虽然人和猴子同根同源……

“现如今人间变化极大……”于乐放弃了给弼马温讲史的努力。

以大唐之强盛,大宋之富庶,恐怕是理解不了甲午海战和鸦片战争的——子孙后代真有那么不肖?

好在弼马温并未对人间沧桑刨根问底,对大圣爷的江湖地位就十分在意,“你先去替本官把那凹凸曼抓了!”

呃,我去把凹凸曼抓了?

于乐脸上抽得飞起,“我实在是能力低下,奈何他不得……”

“也罢!本官送你一根毫毛!”弼马温分明地鄙视了于乐一眼,往后脖颈子上一挠,果然抓下了一根毫毛,努起猴嘴来一吹,细小的毫毛就忽忽悠悠地朝着于乐飞来。

一言不合就送礼?

于乐仔细地端详着手里的毫毛。

这确实是一根毫毛。

还真是礼轻情意重。

却说菩萨将杨柳叶儿摘下三个,放在行者的脑后,喝声:“变!”即变做三根救命的毫毛。

待到狮驼洞时,大圣被投入了阴阳二气瓶,逃脱不能,“身上毛都如彼软熟,只此三根如此硬枪,必然是救我命的!”

这位晚辈弼马温,脑后也有救命的毫毛?

“你这凡夫可不敢小瞧了这根毫毛!待你找到那凹凸曼,不必怕他,但将这毫毛往他身上一拍,喊一声‘齐天大圣!’这毫毛就立时变了索子,将那倭奴牢牢缚住!”弼马温拿鼻孔看着于乐。

呃,这么厉害?

我这就给您老抓那凹凸曼去!

好吧,二蛋那货八成还在路边上等着呢,我这方便也不能太久……

“弼马温大人,抓那倭奴不急,正事要紧哪!”

背后传来一声懒洋洋的感叹,于乐回身时才见堂下还坐着二人。

都是黑衣黑帽子,貌似古代的仆从或者杂役打扮,却是席地而坐,松松垮垮的样子,貌似对温弼马也没多尊敬?

“也是!”弼马温挠完了腮,又撸了袖子挠胳膊,猴脸上颇有烦恼之色,终于两手一拍,朗声叫道,“力士何在?”

“在呢!”两个黑衣杂役勉强回答。

“谅那倭奴也翻不起多大阵仗,且放他逍遥一刻。”弼马温倒是从善如流,“你先随力士公干去休!”

两个杂役懒洋洋地站起来,径直向堂外走去,于乐也只好一头雾水地跟在后面。

这公堂差不多二三十平的样子,门窗也是逼仄破旧,看来弼马温的地位确实是不咋的。

走不多远,就进入了马厩。

于乐是根据味道判断出来的,简直是臭气熏天,闻之欲倒。

我到这儿来公干?

“两位官差,不知弼马温请我过来,到底所为何事啊?”于乐笑容满面地请教两个杂役。

杂役甲不想跟于乐说话,并向他扔了一个粪筐。

杂役乙向于乐扔了一把铁锹,笑谑道,“呶,就是所为此事喽!”

呃,让哥来打扫马粪?

这马厩倒是一望无际,看上去堂而皇之,天马果然非凡。

好吧,马厩里一匹天马也没有,地上就有一层黄绿色的粑粑。

上面是新鲜的,下面是积年的,也不知道多久没有清扫过了……

天马粪它也是马粪啊,这也太欺负人了吧?

不对,是欺负神。

太白金星专门下界传旨封神的,月老太太也证实了我有天庭神位。

常态公益——精彩不属于个人 我跟你讲,想当年大圣爷弄明白了弼马温的含义,把天宫一通好闹!

到我这儿,反倒是被弼马温召来打扫马厩?

ps:感谢“癸北”、“厕所在,欢迎拉屎”、“xiaoheixui”、“爱上玉米”、“看书老鼠”、“Mix丶蛋”、“艺博的帅爹z”等同学慷慨打赏,多谢!

石家庄治妇科医院
北京哪家医院治妇科好
四川成都肝病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