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安全

三界好公仆第章我们还是好朋友营养

时间:2021-01-13 来源网站:西安汽车网

三界好公仆 第51章 我们还是好朋友

“我要回家啊!”

狗刨的速度毕竟不如猴刨,浪里黑条眼见着就要被毛猴子追上。

于乐的内心是崩溃的,御马监太危险了啊。

咦,几朵祥云聚拢,于乐居然消失了?

弼马温使劲地揉了揉眼睛。

却是傻呆呆地忘了划水,弼马温就像秤砣一样沉了下去。

“咕咚!”

弼马温喝了一大口河水,眼泪都都呛出来了。

河水清澈见底,草叶儿晃动,小鱼儿游弋,弼马温能看清楚近百米的范围。

却是没有于乐的踪迹。

弼马温浮出了水面,悲怆地大喊,“于乐!你别吓唬我啊!”

河水静静地流淌。

小北风嗖嗖地吹。

于乐赤果果地站在山顶上,一览众山小,风吹屁屁凉。

小雀雀欢欣鼓舞地飞来,绕着于乐盘旋一圈。就要降落时,却又“啾啾啁”的叫了起电信运营商更不可能做到来。

于乐往下一看,却有个佝偻的老者,正在慢腾腾地爬山。

爹?

大清早的,爹您不去喂鸭子,没事往山顶上来干嘛?

我了个去!

今天连浴袍都没得穿……

我要回御马监啊!

咦,几朵祥云聚拢,于乐原地消失。

老爹听到响动时,抬头就看到了一团白云,没等他看得更清楚些,却又倏然不见了。只有一只小麻雀在半空中盘旋。

我了个去!

最近眼睛出问题了?

不对,刚才看得真真的,我都没揉眼睛。

老爹开始怀疑人生。

山神爷显圣了,胡三公子显灵了,黄大仙做法了……

嗯,不是山神爷。

味道不对。模模糊糊的有些臭味,还男孩在上课时说话有点骚气,很可能是黄大仙!

瓦屋屯前街的老王,进城打工大半年,年前回来时,老婆的肚子居然大了,据说就是黄大仙搞的事情。

昨天油条他娘来说,她家果园居然上了一遍肥水,不知道咋回事。你家的也上了一遍呢,都长出草芽子来了!

瞎说什么!乐乐娘当场嗤之,谁闲得给果园上肥水,那不是小傻子吗?

再说了,现在才什么时候,草怎么会发芽呢?

油条他娘急赤白咧的,拉着乐乐娘就往果园那边跑,老爹也一头雾水地跟上了。

我的天呢!

老爹今天醒来时,乐乐还是早就出门跑步去了。老爹习惯性地往池塘那边溜达,走到半路上,却又停住了脚步。

万一乐乐还是穿着浴袍在那儿愉快地玩耍呢?

老爹一声叹息,临时拐了弯,背着手往山顶上爬来……

“于乐,你快出来啊,我都没送你返程呢!你到哪里去了啊?”弼马温急得兜兜转转,激起了大片的水花。

水花落处,却有一坨黑条沉了底。

于乐手脚乱划,“噌”地蹿出了水面,抹了一把脸,嘴角抽抽地看着弼马温,早已忘记了躲避。

这是怎么回事,祥云快递变祥云专车了?

好像我想来御马监就来御马监,想回藏马山就回藏马山?

不不不,我现在可不想回藏马山!

也不知道老爹有没有看到点什么,他老人一定会在附近转悠一阵子吧,没准儿还会到处拜拜。我这冷不丁地回去了,跟他老人家说点啥呢……

“于乐!”

弼呙某的妻子郑某进入卧室关灯睡觉。马温脸上的毫毛都是湿的,也分不清是河水还是泪水。

即使是泪水,也分不清是痛哭出声,还是喜极而泣。

于乐眼睁睁地看着弼马温投入了自己的怀抱,就这么赤果果的。

啊不,弼马温还是穿着她的大红官袍。

嗯嗯,她只是一只小母猴子。

嗯嗯,即使她是个小女孩,也就是小朵一般大小,还谈不上性别呢……

我得捋一捋。

我吃了弼马温奉上的紫葡萄,两粒。

我浑身发热,继而疼痛难忍,倒地打滚,血肉模糊。

我做了一个诡异的梦,梦中我是一个世界的神,心随意动,言出法随。梦见的黑娃娃长得有点像我呢。

这个价格还不是最高的我赤果果地飘在水中。

我的脑袋上方是弼马温的脑袋,不过半尺远……

不对!

那是关切,懊恼,痛苦,祈盼的眼神,诚挚而纯真。

她没有对我做过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

嗯嗯,我的心灵太不纯洁了……

于乐打横抱起了弼马温,蹚水走向岸边。弼马温就乖乖地蜷缩在于乐的怀中。

或者也只有这样才能阻止她看见不可描述的物事……

可她为什么要脱掉我的衣服呢?

连腰带都被拽断了,虽然她的手劲很大,也不至于这么急迫……

“你在这儿坐好!不许转身的,否则我们就不是好朋友了!”于乐把弼马温放在一块大石头上,背对着河岸。

“好朋友?”弼马温觉得这个词很新鲜,脑袋却自然而然地往后转,“嗯嗯!”

于乐正离开弼马温慢慢地后退呢,见状连忙侧身蹲下去,大声地喝止,“不许转身!”

“可是我没转身啊。”弼马温一脸的无辜,我们还是好朋友对不对?

于乐:“……”

我们俩当中,肯定有一个小傻子……

于乐就那么蹲在地上,螃蟹一样横行,终于挪到了衣服附近。

弼马温:“……”

他真像是蹒跚学步的小猴子啊,可惜没有毛……

衣服都是湿漉漉的,东一件,西一件。

裤子最重要了,虽然腰带断掉了,基本功能还在的。

“于乐大人,于乐大人!”

一团祥云忽忽悠悠地飞至,不太稳当的样子。颜色也不是纯白的,而是黄脓色斑驳,很久没清洗过了?

监副从云内探出头来,一脸的兴奋,“塑料大有……”

声音戛然而止。

于乐刚穿好了一条裤腿,正金鸡独立着穿另一条呢,身体佝偻成了大虾,脑袋就偏转过来看向了那团祥云。

这是杀人的目光。

还有杀人的动作。

弼马温顺手摸起了一块脑袋大小的石头,劈手向云端上的监副砸去,隐然有破空的尖啸!

“啊——”

监副一声惨叫,从祥云上跌落下来,“噗通”摔了个嘴啃泥。

那块石头已经四分五裂,以不同角度反射出去。

那团祥云陡然下降,似是急于护主,分明有失职的惶恐。

它的主人却是“腾”地蹦起来,一溜烟地跑了,走的还是“之”字型路线。

祥云也就是“之”字型路线拼命地追赶……

ps:感谢“法姆组装”慷慨打赏500起点币!

崇左医院白癜风哪好
南昌妇科好医院
广安专治白癜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