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安全

凤凰古城隐匿在夕阳黄晕之下的模样还停留在节能

时间:2020-10-19 来源网站:西安汽车网

我和衣而睡。

青石砌筑而成的北门古城楼、沱江河畔环绕的吊脚楼,凤凰古城隐匿在夕阳黄晕之下的模样还停留在回旋的中。我索性侧身翻起,拿起钢笔勾勒尚且还留在脑海印记。

该死的汽车鸣笛时不时响起,像一盆冷水由头到底浇灭了刚刚萌发的灵感。我打开窗,一阵风在夜色中涌流,伸手触及便感觉到空气中微微残留着白天特有的温度。桌子上的突然一亮,三十秒后又灭了。

姐姐发了短信给我。我把靠近眼睛,试图看清楚每一个模糊的字眼。

我回姐姐的短信。

其实,我写过很多条短信,它们只是静静地躺在草稿箱里,数量从少变多,然后变得更多。没有任何人见证过它们的存在,除了我。它们的主人是谁呢?

我在收件人一栏上打上名字:你

一夜无眠。

第二天就是我在凤凰古城写生的最后一日了。我把混乱的素描纸拾叠起来,上面有我这一个月来画的所有彩铅画和钢笔画,凌乱的线条组成了黄昏下的古城,色彩昏暗,气氛静谧古老。老师说绘画没有生机,但是我就是偏爱这昏沉。

姐姐在短信里说,清溪,你回家呀,妈妈整天念叨你呢。

我坐在回家的火车上,一场二十几个小时归程开始。

抵达家中的时候我疲惫极了。母亲拍着我身上布满尘土的衣服,一边接过手提袋。 一个月没见了,你好像瘦了。

妈,我想你了。

这句话突然从我嘴里说出来,在空气中凝固了几秒后散去。母亲楞了一下,说,我也想你了。一个月前,我和母亲吵架,然后索性跟着老师去游走写生。那一个月中我确确实实是想母亲了,在黄昏和夜里的时候愈发地想。当然,我也想他。

一直以来, 我的座位在班里的最后一排,一般高二插班进来的美术生都被贴上不爱学习的标签坐在教室后排,不过我确实喜欢位置。

素描纸乱七八糟地充斥在我的书包中,我翻遍整个书包也找不到数学书本。由于画画画到很晚,我的头总是想像灌了铅似的往下摔。困意泛滥,我就干脆埋在了桌子上。 啪啪 两声,讲台上数学老师的粉笔头重重地砸到我的脑袋上,划了一个半弧形后爽快落地。几秒后我才感觉到头倏忽一阵疼痛。

何清溪同学,请你回答下老师刚才提的问题。老师直勾勾恶狠狠地看着我。也许他知道我连要回答什么问题都不知道,所以他正了正那副似乎已经旧得要散架的眼镜,又接着说,椭圆的标准方程是什么?

我微微抬头,第一排卡库的背影一动不动。所有同学都转头巴巴地看着我,期待着我的出丑,但是卡库以一个冷漠的背影面对着这场笑剧。我想也许是因为这笑剧跟自己无关吧。仅此而已。

我说不知道,声音很小,小到卡在了喉咙似的。全班哄笑。老师欲言又止,无奈地摇摇头。

放学后,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长篇大段地讲着我早已知道却做不到的大道理。至于老师在讲什么我真的不知道。我只是在猜想卡库当时在想什么呢。他是在想这个女生没救了?还是我根本没牵动他一丝一毫的注意?又或者那个时候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做他的作业,神情淡然?太多的猜测毫无意义毫无结果。只知道看着卡库冷冷的背影,我感觉脸上发烫,结巴地吐不出一口气。

汩汩沱江穿过古城,中古城楼的铁门斑驳着锈迹。我选了一张黄昏意味颇浓的彩铅古城画,作为学校里举办的绘画比赛的作品。画里除了带着古意的城楼,还有一个两个小小的背影,他们肩并肩地走在红黄的暮色中。其中有个人是我自己。我的作品得了学校一等奖,将代表学校拿到市里评奖。

老师开始夸我,后桌的同学也开始七嘴八舌地问我获奖的情况。他们问我画了些什么,我说是凤凰古城,但是没有人问我,那上面的两个小人是谁。其实我也不懂另外是谁。此时,教室外的树叶一片片凋零。我总以为秋寂像极了黄昏,秋天不过是另一种形态上的黄昏。

秋季黯黯然然,总喜欢以一层秋雨去诠释自己到来的痕迹。回家时,我的伞在风中东倒西歪。我跳下自行车,身体往前倾,奋力地往坡上推。车像一个老人艰难地挪动着他那年迈的步子。风在我的脸上乱拂,雨斜斜地打到我的后背上,衣服湿哒哒地黏在我的背上。坡度太大,以至于我看不见前方的路,只能看见头顶上灰色的伞。

要我帮忙吗? 我仿佛听见了卡库的声音。我晃了晃头,嘲笑自己的幻听。

要帮忙吗? 又是一句。我猛然一个回头,看见黑白相间的雨伞下面身着一件蓝色衬衫的卡库。他的眼睫毛湿漉漉的,像是被雨滴湿了一般,看起来很漂亮。穿着衬衫的卡库素净极了,我突然想到画上那两个小人,一个是我,而卡库多门像另一个小人呀。肩并肩地走着,走进秋雨最深处。

本来,我想说不用帮忙,话还没说出口,反而莫名其妙地点了点头。卡库停下他的自行车,推着我的车。老态龙钟的自行车在卡库的推动下咿咿呀呀地响着。一路上,我不懂说什么,还是卡库先开了口。

卡库说,你的画很棒呢,我在展览廊看到了,好羡慕你哦。我低着头,小声说那是随便画的。卡库惊讶地说,你随便画就这么好看,更厉害了。我不好意思地笑笑没说话。雨打在我撑伞的手臂上,清凉清凉的。

要不你教我画画吧,我也好想画画,天天读书写字好无聊呀,卡库一脸羡慕地说。我说,好啊。

终于,我看见蜿蜿蜒蜒的黑色的马路在脚下延展开来,卡库把车推到了坡顶。等卡库把他的自行车也推到坡顶之后,我们一起骑车滑下了高坡。雨点拼命地打在我的手臂上、后背上、脸上。但是一点都不冷。

我回到家中,一开门就听见和母亲的争吵声。姐姐在旁没做声。我默默地走近卧室,对于父母的争吵我已经习惯了。我掏出发短信:我在期待我们的慢慢靠近,一点一点地靠近。可是......收件人仍然是:你。短信依旧存放在草稿箱中。

母亲在争论,她说,是谁拉扯大我姐和我的,这个时候父亲沉默了。沉默是对的。我从来没感受到父亲给的温暖,他总是忙忙碌碌地出现在赌桌上,从来不曾留意过我们。房外是东西碰撞的声音,继而是 嘭 的一声。父亲又走了,留下了因哭泣而双肩抖动的母亲。

我没有去安慰母亲,因为我还不懂怎么去安慰别人。

卡库没有找我教他学画画,一直都没有。我的期待开始笔者曾预言工信部将在码号资源基础工作上提前做好准备。一日一日地变得稀薄,直至落空。但是有一天,同桌告诉我,卡库原来也很喜欢画画呢,本来他还想要你教,但是怕耽误学习你学习就没让你教。我的心里似乎又燃起了一层希望,但是我绝不会主动要求教卡库画画的,因为这次我照样找不到理由。

作为美术生,我的成绩并不好,或者说挺糟糕的。没想到卡库竟然对我说,清溪,我帮你补习吧。我惊讶地看着他,其实更多的是惊喜。卡库弯着眉毛对我笑笑说,你一定很聪明,学得也应该很快的,补习的同时我也复习了呢。

我愉快地点了点头。看着卡库有点微卷、微黄的头发在阳光下闪着金黄色,毛茸茸的像绵羊的毛。后来,卡库一直帮我补习,从集合到三角函数到向量......他讲得很仔细,睫毛在空气中快活地抖动。

我的成绩进步很大,老师点头夸赞我的时候,我看见卡库回过头看我时的那抹微笑。但是,我还是想到当初他的冷漠的背影,好像比此时的微笑更让我深刻。

母亲和父亲离婚了。父亲神色黯淡地拖着行李出了家门,没回过头看我一眼。其实,这无疑是一种解脱吧。于母亲来说。

高三上半学期,学校安排美术生外出训练,这次的写生基地恰巧也是凤凰古城。这次,我去了沈从文故居。

对于沈从文,我最深的印象是《边城》,他这样写下了傩送和翠翠的结局:这个人也许永远不会来了,也许 明天 回来。不管怎样,我都猜不到傩送到底什么时候回来,我想,连翠翠都不知道吧。我也不懂我什么时候回去,不同的是,没有人在等我。

离开学校的时候的时候是三月份。阳春三月,走的那天我没有和卡酷告别。在古城,我画了很多画,有黄昏,有关于他。每一个晚上,我也总是要写一条不发出短信。

待到我回校的时候已经是五月份了。卡库站在我面前,笑得像和煦的春风,眼睛弯弯的,嘴角弯弯的。

卡库的身边多了一个温婉至极的女生。季总是有那么多人开始春意萌动。卡库没有再帮着我补习,因为我也不再需要卡库的帮助了。我从心底很感激卡库,但是这种感激里夹杂着星星点点的悲伤。我发短信给卡库,说谢谢。

不久之后,父亲回来了,他哭泣、忏悔种种。

我突然想起静默在草稿箱里的短信,终于按下了删除键。这些不发出的信的收件人是:你。

你。不是指卡库,而是指凉风。

凉风,是我记忆中的一个男生,但是就在初二那年,他消失了。卡库很像他,淡蓝色的衬衫,湿漉漉的眼眸,素洁的双手,低稳的说话语调......从小,凉风就喜欢在黄昏的时候骑着单车,载着我去江边写生。江边的风很大,一直灌进我们的衣服里,很凉很凉。这个时候我就会朝着江水喊着凉风的名字。黄昏的色彩一直都停留在我的画上,永不消褪。其实那幅画里的两个小人,一个是我,一个是凉风。凉风死于一场车祸之后,我永远都不想承认这个事实。在我眼里,他仿佛化身为卡库,出现在班级中,他们是多么地相像呀。

母亲等到了父亲真正回来的这一天,但是在我还没有等到凉风回来的这一天,我就已经失去了卡库。

或许,很多个明天之后,我会忘记我要等待的人,被等待的那个人也会忘记有人在等待他吧。

其实,在高三,我去古城写生的前一个晚上,卡库就约我见了面。路灯的光昏暗极了,整条街道都朦朦胧胧地像梦境一样,我们就站在不明亮的灯光下,我听见不知名的虫子扑楞着翅膀的声响,还有卡库的声音,他说,清溪,我等你回来。

我拒绝了卡库,因为他终究不是凉风。对,他不可能是凉风。凉风在明天的明天也不会再回来了,等待一个比遥远更加遥远的人是没有希望的。

有时候并不是达不到忘记过去的遥远,而是心不够松懈,它捆绑了太多的看似无关紧要的东西。

我从古城回来之后,父亲和母亲高兴极了,他们说,清溪,在角色处理方面我们想你了。我说,我也想你们了。我拥住父亲母亲,从未有过的。很多时候,被想念应该也是一种幸福。那么,凉风应该是很幸福的。而我也是。

后来,我去了北方的艺术学校,而像极了凉风的卡库在南方的一所大学里。

泸州白癜风医院
患霉菌性阴道炎怎么办
德阳哪里的白癜风医院好